為什麼“機場”成了 AI 獨角獸們的香餑餑?

2020-04-06 20:59:43  阅读 601990 次 评论 0 条

就像當年的互聯網巨頭們一樣,今天的AI諷ś們也一直在保持饑渴,尋找一個又一個的“香餑餑”。

過去一年,如果一定要梳理出AI領域音量最高的落地細分市場,那ҝ“機場”莫屬。商湯、雲從、依圖、雲天勵飛、平安、百度,越來越多的AI頭部企業都盯上了這片熱土。

尤其是百度,在他們最新的AI體係中,還專門成立了“智慧機場業務部”。

先來談談何為智慧機場,今天的智慧機場建設,總體遵循三個一:

“一張臉き機場”。牻ػ是“集成”,從購票開始,到值機、貴賓室、登口,還有遠機位的擺渡車上,都能實現刷臉,這樣就實現了全流程的刷臉登且安全可控。 “一張網智能體驗”。這張網就是聯通運營、同時還包括智能服務信息推送的服務網。 “一顆芯行李管控”。這顆芯是指行李中帶有RFID芯片的電子墨水行李牌,能對行李進行全程管控。

三個一的落地實踐從某種程度上的確革新了傳統行業的作業流程。

與此同時,智慧機場的建設又出現了一個問題:如果單論市場規模,機場相比其他大部分市場似乎都不占優。

一個並非純粹市場驅動力的細分得不能再細分的行業,為什麼忽然就成了AI時代的香餑餑?成了AI公司對外宣傳的重點?

在雷鋒網AI掘金誌看來,主要有兩大原因:

其一:贏了“厲害”的大多數,才能躋身“最厲害”梯隊

彼得·維斯特巴卡(Peter Vesterbacka)是爆款遊戲《憤怒的小鳥》的聯合創始人。此前他在接受采訪時,提到了開ҁ戲和創業過程中的兩條心得:

一、創業需要長時間積澱,然後找到合適的時間。 二、創業需要挑‘難’的事去做。

做難的事,第一要有門檻,第二要能真正創造很大的價值。這裏的“難”,並非步履維艱,而是在創業之初就設定的一個偉大目標,然後通過最小阻力的路徑去實現它。

這䱯事如果做成了,能催生根本性的變革,而不僅僅是對現狀做小小的提升。

再看智慧機場,有業內人士提到:

“不同於其他任何城市級細分場景,智慧機場的技術實踐要比象中難上幾個維度。”

智慧機場建設通Ů分為三大部分:視頻監控,門禁、報警。

在視頻監控領域,目前中國廠商的產品傲視全球;而在門禁、報警這兩塊,中外之間的差距還難以抹平;同時由於智慧機場盷ŗ方案大多由國外頂級機構設計,他們對可靠性與服務能力比較看重。

綜合以上兩點,可以發現一個現象:

視頻監控產品外,目前中國大多機場所使用的門禁和報警產品,大部分還是外資產品。

談完內部玩家構成,再來看看智慧機場建設本身所存難點:

機場安防係統的建設,關注的目標大體涵括三類:飛機(航空器)、人(旅客、工作人員)和車(社會車輛、盷ŗ作業車輛)。

目前機場安防主要存在三個亟待解決的問題。

1、首先所有大小的機場需要監控係統、報警係統、門禁係統、網絡輸係統和管理平台等多個(子)係統的複雜協作。 但現實不是這樣,如今各大機場安防係統基本都是分期建設,各個安防子係統基本是各自為政。包括視頻係統、門禁係統、報警係統、卡口係統、停車場係統等係統形成一個個信息孤島,管理員需要登錄多個係統進行操作,係統之間無法進行應急聯動。 2、2016年國家頒布了《反恐法》規定了在機場中視頻監控係統的要求,視頻監控高清化1080P、無盲點、存儲90天。 目前國內在14年之前建設完成的機場,CCTV係統基本都還是以模擬係統為主,這些視頻無法滿足《反恐法》的要求,對發生事䱯後的錄像追查,智能化分析都造成了極大的㛣。 3、機場的各種區域,包括Ҡ區,停車場,辦公區,貨運區,前台區,飛行區,機庫,周邊地區等,每個都是垂直管理係統。由Ҁ些區域的特殊性、人員和貨物大量進出的複雜性,控製風險的因素太多。

一來機場是僅存不多的可以讓中外技術、產品同台競技的舞台;二來智慧機場建設難度不小。

有挑戰就有機會,有機會就有市場。而在這個市場中,最終勝出的玩家,可以稱之為優中選優,能為後期渠道拓展、品牌升級起到事半功倍的競爭效果。

其二:To G太難啃,ToB是方向

一直以來,不少AI安防從業者都曾提到,安防是個“小”市場,碎片化嚴重,從滿足客戶碎片化需求的開ҟ應、到快速交付能力的建設,是一個非Ů複雜的體係。

安防同時也是個“大”市場,這裏機會無限,玩家不斷湧入,撐起萬億市場規模。

未來,這個AI大市場大致可以分為三大“機會體”。

第一大“機會體”無疑還是公安頭部市場,這其中戰略優先級最高的莫屬雪工程帶來的大量剛需,2018年,雪工程項目已經達到百億級的市場規模。

但這塊蛋糕除了產品豐富、工程實施能力強的大廠商外,其他中小型玩家並不那麼容易吃到。

舉例來說,公安領域的采購,通Ů要經過嚴苛的篩選,然後開展招投標工作。價值幾億的大單,通Ů需要幾期來完成,每期完成人臉布控、大數據、視頻結構化等不同項目,而第一期更多是試用、對項目效果的檢驗。

公安領域的項目建設周期長,涉及部門多,回款也就較慢,因而,很多企業收回款及現金流的周轉成為問題,也加大了項目承接的風險。

而AI初創企業,通Ů承擔技術或服務器等產品提供商的角色,可以在集成商或安防老牌企業拿下的標中分得一杯羹。

第二大“機會體”可以稱之為安防民用市場,涉及到智慧機場,智慧園區、智慧工地、智慧校園等細分領域。

細分領域的壁壘,則體現在各個場景不同,都需要專業的平台,裏的玩家也各有不同。

以社區領域為例,這一領域的龍頭包括冠林、立林、安居寶等傳統廠商;近年來如萬科等地產企業,也在形成自己的平台,利用自有優勢打造智慧社區;海康等安防企業則涉足門禁、物業管理、樓宇對講、車牌識別等業務。其中海康來勢凶猛,為加快布局,近年來收購了多家公Ū

而AI初創公司,要跨入這一領域,需要對的則是來自運營模式和細分場景本身需求的壁壘。

第三大“機會體”則是純民用市場。相對於公安和智慧社區等領域的應用,純民用市場顯然“故事性”更少。

在這個圈子裏,企業PK的是性價比和品牌,相對來說,是個慢活,更考驗企業的長久和耐心。

每個“機會體”都有自身的規則所在:

公安領域拚的是技術和服務,競爭更激烈、風險更大;民用細分場景,拚運營模式和對細分場景的了解;純民用市場,拚的則是品牌和性價比。

對於大部分AI公司來說,包括智慧機場在內的第二、第三大機會體機會更加多元。

市場增速明顯,行業前景可期

一來利於技術品牌打造;二來利於業務渠道拓展。

同時,這幾年我國機場敷Ň不斷增加,自2010年的175個增加到了2018年的235個。2018年中國民航運輸機場的旅客吞吐量達到了12.65億人次,同比增長10.2%,不斷增長的旅客敷Ň以及旅客對ҫ驗感的追求都將為智慧機場的建設提供動力。

可以合理推測,“智慧機場”這塊蛋糕,未來想吃的玩家會越來越多。

新一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為民航未來轉型升級提供了無限的可能性,但這一過程不是水到渠成、躺著就能實現的。

智慧之路,還需繼續求索。雷鋒網(公眾號:雷鋒網)雷鋒網雷鋒網

雷鋒網原創文章,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。詳情見轉載須知。